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情感倾诉

北京126路公交暂不撤线了!未来或还有三种变化方案

时间:2018-02-28 11:46 编辑:北晚新视觉 类型:情感倾诉 阅读量:277

2018年2月28日讯,公交线网优化事关百姓出行利益。无论是新开路线、设站改站,线路延伸还是线路撤并,都容易引发矛盾。除北京以外,全国多地已经设立“乘客委员会”机构,线路调整要“上会讨论”征集民意。上海还专门出台公交线路优化导则,让调整有据可依。这些经验做法,北京能否学习?

126路撤线反转

春节前夕,运营了十多年的北京126路公交车因一纸通知变得命运跌宕。1月12日,公交管理者和运营者希望削减朝阳北路、东大桥路的重复路段,宣布该车于7天后停止运营。这迅速受到部分乘客强烈反对,撤线工作也被迫暂缓。

微博上,有公交迷梳理了126路的发展变迁,直言舍不得:“2003年6月,120路支线公共汽车开通,由和平里火车站(现已拆除)驶向前门。2004年3月30日,改为青年路小区至前门。2005年12月,变更路号为126路。2015年10月16日,缩短线路,改为青年路小区至北京站东。”

青年路小区是126路的总站,小区和公交线近乎同龄,关系密切。2004年调线时,朝阳北路还没有修好,附近地铁线也没有建成,这趟公交承担了居民出行的多数运力。它从朝阳北路向西,穿过东四环、东三环、在东大桥路口向南转向长安街,再穿东二环到达市里,堪称朝阳北路居民“出行的一条腿”。

有知情者透露,撤线通知发布后,有关方面在2天内接到70多个反对电话,还有市民到总站要说法。有车队售票员私下告诉记者,“撤线由公交集团作出决定,再报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审批。车队和所属的分公司话语权不多,基层职工得到消息就更晚了”。撤线通知发布后,车队职工开始分流。“有人被分到其他线路;有人转成了供电工;有人在职工学校上课正准备考试……”。

但到了1月16日,即正式撤销前48小时,车队发出内部通知,称接到集团消息:126路暂缓撤销,请全体司乘按原班型继续上班。同时,请大家撕下车门上张贴的撤线通知。就这样,一条为乘客服务15年的老线在4天内经历“生死反转”,让人不免觉得草率。

追问撤线背后动机

公交集团通知称,撤销126路后,替代的线路是75路和673路。这两条线能否“接盘”?记者梳理发现,126路下设18个站。其中,能被替代的站点超过90%。例如75路在青年路站到东大桥站之间,与126路有近10站重合;673路在金台路和北京站东站之间,有近11站重合。另外,682路、306路,轨道交通6号线,也都途径126路部分路段。

那么,看似“没毛病”的撤线,为什么还有乘客反对?反对意见集中来自青年路小区。首先撤掉该车,居民以前直达的地方现在需要换乘,时间成本陡增。其次,从总站上车的乘客多为老幼群体,不适于挤早晚高峰的地铁,撤销126路等于撤掉了他们的长期出行方式。最后,替代线路还没有在小区设站,居民要步行15分钟才能上车,最后一公里问题也来了。还有人认为,126路在东大桥站设站,下车直达朝阳医院,最方便。

126路车队一职工告诉记者,乘客的诉求都能理解,但公司也有自己的考量。他粗算了一笔经济账,“目前车队大概有30辆车。每辆车跑一圈的天然气动力成本是300多元。每辆车司机、售票员、保安三个人的日工资折算下来是200多元,在不考虑车辆维修保养事故的前提下,车辆跑一圈的合计成本是600元。如果按每名乘客1元车费来计算,那每站至少拉上15个个乘客才能回本儿,这还不包含持老年证、残疾证的免费乘客。”据他了解,126路正在赔钱运营。

张先生退休前一直在公交集团下属分公司运营部工作。他告诉记者,公交集团虽属公益性企业,有相应拨款,但近年来人力、燃油、车辆等各项成本飞涨。至于企业的发展方式,应该是把有限的资源最大化,服务于大多数乘客,而不是面面俱到。“以前北京公交发展快,总是开新线、加新车,我们到车站支着小桌调研时,大家拍手叫好。现在其他交通工具迅猛发展,大环境督促公交精细管理,缩线撤线情况也越来越多,情况不一样了”。

记者检索发现,去年公交集团规划发展部负责人在城市客运相关研讨会上发言:“近年来,受北京地铁快速发展、互联网大巴和共享单车等出行方式的影响,北京公交集团客流大幅下降,从2009年的49.66亿人次下降至2016年的35.27人次,下降了28.98%,客运市场占比也由2009年的75.32%降到了2016年的47.98%”。

提到抑制客流量下降的主要措施时,他提到“线网优化效果是公交企业最大的效益,直接决定着公交服务质量和效益效率……近期,我们要进行较大规模的线网调整,要把城区的重复线路、低效运力的大量减下来,把减下来的资源投入到客流回升的线路上。”

征集民意是国家规定

“尽管126路暂缓撤销,但维持原状的可能性不大。”前述车队职工推测,未来或有三种变化方案。一,正式撤销126路,然后在替代线路上加车,满足朝阳北路居民的出行需求。二,撤销126路,让其他公交线改站接驳原小区居民,但该方案较难实现,会招致另一部分乘客反对。三,126路不撤销,但将现有的两节车厢的铰链车换成一节车厢的单机车,取消售票员,还可以早晚高峰发车,实现减能增效。

该职工坦言,上述说法也和少量乘客交流过,大家也能理解。“但这次撤线之所以成为风波,还是有关方面没做好事前解释工作,没有去站点或社区基层调研,没安抚好乘客情绪。”事件也处于一种非理智状态。

公交调线是为服务于民,百姓的声音无法忽视。记者注意到,2017年5月起施行的交通运输部《城市公共汽车和电车客运管理规定》,就将公交线路调整应征集民意写入国家规定。然而参看北京既有线路调整动作,大多只是提前一周在其官方网站或媒体上发布通知,主动邀请公众反馈意见的举措少。当然民意征集能否做实也是问题,有外地媒体批评当地公交公司,未做到“广泛征集民意”,导致当地交通委和媒体公布的民调结果截然相反,也因此提出了公交运营者应深入社区和车队和大家座谈的建议。

目前南京、苏州等地早已成立“乘客委员会”。乘委会成员可以是社区居民、各行业从业者、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,大家有权利对公交线网调整、公交服务质量、公交换乘优惠方案提出建议,有问题要立即整改。

北京线网调整尚缺标准依据

2015年,上海还成立了交通行业公众意见征询委员会。次年该市交通委还发布《上海市公共汽(电)车客运线路优化导则》,对公交线网优化的原则、优化策略、新辟条件、调整规定、终止规定和条件都予以明确。这标志着,公交线网调整不再凭感觉,或依赖IC卡等相关数据。

例如,线路终止的规定就有:“线路终止后,不产生新的公交服务空白点;线路终止后,分担客流主要线路的服务供应水平符合行业标准;线路终止后,原有线路的乘客最多增加一次换乘即可满足原方向的出行。而且,公交企业应做好公交线路终止的方案公示,替代方案公布和乘客的解释工作。”

另外,公交线路撤销也是有条件的:“公交线路百公里客流低于100人次/百公里时,且所经主要路段有其他线路覆盖的;公交线路与轨道交通复线路段达到70%,且途径轨道交通运能充分区域时;公交线路总长度70%以上与其他线路重复,或经过其他线路主要客源段且首末站点相近的复线时”。和外地的经验做法相比,目前北京公开的公交线网调整依据内容较少。

公交集团负责人在今年两会上表示,已经了解到市民对部分公交调整有意见,也希望尽快出台地面公交线网设计服务标准。截至记者发稿时,公交集团未就126路最终命运进行回应,但称近期会召开线网调整工作会议,并邀请媒体参加。

我们期待,在壮大外界对公交决策的参与度,提高线网决策的科学化、民主化水平上,北京可以做得更多。

来源:北京晚报 记者 张骁 文并摄

编辑:tf008

大家都在看:
30秒500万刀,好莱坞又在“美国春晚”吊影迷胃口了
《旋风少女3》开拍,女主又变,杨洋白敬亭回归,王源张若昀加盟
秦海璐在《国家宝藏》现神演技,眼泪淹没话筒,情绪说来就来,甩干瞪眼的某女星几条街
2000年一直单曲循环的一首歌,现在还有几个人会唱?
张伦硕表情冷淡,钟丽缇强秀恩爱样子太心酸,是凋零枯萎了吗?
《红海行动》再创票房奇迹,近年来多部好片连番袭来,你错过了几部?
林心如女儿小名叫“小海豚”?网友:不是的,那其实是她的小名
快手三类主播人气和收入排名,八卦主播第一,才艺主播第三

  • ()